19歲參軍,25歲第一次坐飛機,45歲收購波蘭一家飛機製造公司,46歲在家鄉鹽城建湖縣造飛機、建全國首家縣級通用機場……這就是原建湖供銷社供銷員馬海兵高遠、眩目而又清晰的“起飛”軌跡。
  “飛機,還是‘雞’飛?不知多少人當面調侃,讓我一度成為飯桌上笑料。”漫步2萬平方米恆溫、恆濕飛機生產車間,馬海兵愉快地回憶往事。他指著機翼印有“中國建湖”藍字的艾雷奧特AT3型飛機說,“艾雷奧特”是“航天技術”的意思,是歐洲著名的輕型教練飛機。2014年4月26日,首架艾雷奧特在建湖下線,也是江蘇首架飛機整機下線。至今賣出18架,明年50架訂單已經到手。
  單翼3米、機長6.25米、自重800公斤、載客兩人。記者繞著“小家伙”轉一圈,輕拍機翼,“塑料的吧?”老馬嘿嘿一笑,用夾雜上海口音的方言答,全金屬,同“空客”一個材質。別看飛機小,飛行高度4000米,時速236公里。關鍵它血統“高貴”——同時獲得美國FAA、歐盟EASA和中國CAAC世界3大民航組織認證,在世界同款機型中獨享尊榮。
  建湖農田裡“長”出的飛機,被列為“江蘇省2014年重大項目名錄”第一位;還“長”出一個占地2000畝、擁有8家飛機製造和相關配套企業的產業園——江蘇藍天航空航天產業園。
  “農村苦孩子,有股倔強、冒險、不服輸的勁頭。”走出製造車間,穿行在白、藍、橙等多色彩的廠房間,身為藍天產業園董事長的他坦承,“屬猴,喜歡挑戰,不喜歡墨守成規,不喜歡‘小綿羊’性格。”
  很多建湖人身上潛藏“森達式”創業基因,而馬海兵,把這種“不安分”的創新性格發揮到極致。1992年小平“南巡講話”,在縣供銷社“有吃有喝”的他果斷“下海”,投身為上海浦東機場做基礎配套工程的萬凱科技有限公司。在任副總經理期間,他平生首次乘飛機。“是上海飛廣州,在藍天白雲中穿行,過癮!”時隔21年,馬海兵回憶“首飛”,依然興奮難抑。
  在萬凱公司的任職經歷,為他打開了與航空結緣的命運之門。1994年,他與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合辦天辰上海分公司,依托大學科技人才優勢,立足浦東,為全國民用機場做設備保障;2000年,創辦上海斯化露航空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從事機場技術服務;2008年,在香港創辦卓越航空事業有限公司,開始整合國際航空產業資源,進行國際航空設備技術貿易。
  “我慶幸,自己的人生境界,被飛機產業不斷拉高,進而有機會報效家鄉。”老馬告訴記者,活了46年,做了兩件可以告慰早逝父母的大事:一是2010年,回鄉創辦江蘇藍天航空航天產業園,生產為飛機和機場配套產品,改寫了全縣產業格局;二是2013年,收購波蘭艾雷奧特飛機公司,在家鄉造飛機。
  長期浸潤民航業的馬海兵,練就一雙戰略投資慧眼——他超前看準國內通用航空產業萬億級的市場先機,敢為人先,直接進軍飛機製造業。老馬分析,國內通用航空飛機和飛行員數量,分別隻占美國的0.75%和0.55%。“不管開大飛機、小飛機,都要先開教練機。生產教練機,等於養了一隻下蛋的母雞!”老馬一槌定音。
  2012年,受金融危機衝擊的歐洲飛機製造業一蹶不振。老馬聘請世界4大會計事務所之一的德勤公司,對待售的10多家歐洲飛機製造廠家評估審計,最終選擇有35年飛機製造歷史的波蘭艾雷奧特公司。2013年5月,在我國駐波蘭大使館的協調下,江蘇藍天航空產業園全資收購該公司,成為國內第二家全資收購國外飛機整機製造的民營企業。
  “艾雷奧特飛機,特別適合新興的國內市場。”老馬如數家珍:一是品牌響、性能優,是全球通用航空領域銷售前十強產品;二是性價比高,如不用昂貴的航空汽油,95號無鉛汽油即可,每小時耗油15升,包括維護在內的飛行成本僅50美元/小時。
  2014年4月26日,在建湖飛機下線現場,中國民用航空局副局長王志清說,“這是中國通用航空市場加速發展的一個標誌性事件。”7個月後,全國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工作會議宣佈,2015年開放全國低空空域。“看到電視,我跳起來,忙給縣委書記葛啟發打電話報告,準備擴產。”老馬興奮地預測,包括私人飛機在內的低空飛機銷售,明年將呈“井噴式”增長,自然會帶“火”教練機。
  在馬海兵裝修並不“土豪”的辦公室,有張他在波蘭艾雷奧特公司門前與國旗的合影。老馬記得,就在收購簽約晚宴上,波蘭官員問他還有什麼需求?他答,“就一個,准許企業門前掛中國國旗。”因為,常有外方限制中方收購企業升掛五星紅旗。“聽完翻譯,對方舉杯向我敬酒,並豎起大拇指。”
  他座椅上方,是一幅長城圖案油畫。老馬說,他在波蘭艾雷奧特公司辦公室相同位置,也掛了同樣的畫。
  本報通訊員 程乾峰
  本報記者林 培  (原標題:他,讓農田“長”出了飛機)
創作者介紹

StarLight

qzvnvsykg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