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回老家,忽然發現父親家的門口停著一輛大摩托車。他得意洋洋地說新買的,不到三千塊錢,可以換擋。
  父親明年滿80歲,以前騎一輛電動自行車,我覺得那已經是像他這個年齡的老頭兒所能挑戰的極限。父親換車的原因是要去水庫釣魚,附近的小魚塘已經承載不了他的夢想,看著周圍的人都往更遠處的大水庫進發,父親心癢手癢,終於下定決心,買了摩托車。
  那天晚上,我特別嘮叨,還發動遠在千里之外的姐姐打長途電話來,要求父親把摩托車賣了。“我再給你買個新電動車,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甚至開始利誘父親。父親笑眯眯,似乎很享受我們的著急上火,態度卻始終是“我沒事”。
  第二天早晨,釣友邀父親去水庫。我一看,人家清一色三十歲左右的青壯年,父親挺著腰桿,作為最年長隊員,跨上大摩托,頭也不回地走了,老當益壯的背影將我的關切與擔心甩在後面。
  “去吧,我才不管你呢。”我心裡恨恨地想。然而不到五分鐘,我就開始擔心。鄉村公路雖然空曠,然而也正因為空曠所以暗藏了危險。
  心神不寧一天,中間打了兩次老爸的手機,關機。他即使將手機帶在身上,通常也忘記開機。
  將近五點鐘,父親回來了。背著魚竿包,推著大摩托,摩托車的把手上掛著黑色的塑料袋,裡面裝著兩條大草魚。我趕緊拿來彈簧秤,幫他稱魚,兩條魚加起來將近十斤,因為懸了一天的心終於放下了,我覺得這兩條大魚特別可愛。
  “不錯啊,我擔心死了。”我說。“有什麼好擔心的,”老爸的不以為然讓我不舒服,正想發作,他卻已經走進卧室,嘆了一句“累了”,便倒在床上了。看到他的襪子底部磨得僅剩一層薄紗,蚊帳似的,我還是忍不住又嘮叨了一句,給你買的新襪子呢,怎麼總喜歡穿舊的。
  父親越來越讓人操心,他放縱不羈愛自由的性格,並沒有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減少,反倒在過了七十歲之後,變得更加頑固。
  我曾經把老爸買了大摩托的事講給朋友聽,他們皆十分崇拜我老爸,紛紛覺得我過於多慮。一位朋友還發來某廣告臺詞,“5個臺灣80歲老人,騎摩托車環島1139公里,只為一個簡單的理由,人,為什麼要活著?”
  我想,那5位臺灣老人的子女,一定也站出來反對過:太危險了,如果有個三長兩短可怎麼辦。對於自己家人之外的人,我們永遠希望他們完成我們無力去完成的事情,製造故事創造奇跡,即使失敗,即使意外,我們的義務也僅僅是遙遙地送上一隻蠟燭,難受一陣子,最多一兩天。那終究是別人的故事,無論生死,無論結局,於我們的現實而言,沒有任何影響。當這個人是我的父親,我的想法就不一樣了。就像別人家的孩子,逆反得一塌糊塗,我都欣賞,自己家的孩子,最好還是走一條尋常的成功之路。
  昨天,阿姨在電話里偷偷告訴我,父親摩托車的後視鏡摔斷了,胸口被車把撞得青腫。“你別問你爸。”阿姨叮囑我。我暗暗下定決心,端午節回老家,一定要讓老爸的摩托車消失,不擇手段。
  以前是老爸操我們的心,現在輪到我們操他的心,其實操心我倒不怕,怕的是他不聽。然而仔細想想,在他操我們心的那些年月里,有多少次,我們也是這樣的態度:你少管。  (原標題:輪到我們為父親操心)
創作者介紹

StarLight

qzvnvsykg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