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1+1》2013年12月24日播出《疫苗,不能成為“疑苗”!》節目中,評論員說:“在20號的時候,國家衛計委跟食藥監局就已經停了康泰所有批號的這種疫苗,而廣東是出現了這樣的死亡病例之後, 22號才進行公網站優化佈,這裡有值得我們反思的地方,可以去向公眾進行這樣的解釋,但是能不能說服人們,其實我們是要打一個問號的。”以下為文字實錄:
  節目導視:
  這是一個剛嘗到父親滋味的辦公室出租男人。
  男嬰父親:
  醫生他說孩子哭了五到十分鐘,在那個之後,就是打疫苗票貼的時間,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聽到孩子的哭聲了。
  解說:
  這是系統家具一個來到這個世界還不到兩個小時的新生兒。
  深圳南灣人民醫院副院西裝長 何毅平:
  大概註射後的三到五分鐘左右,新生兒出現的哭聲減弱。
  解說:
  這是一家正處在輿論漩渦的生產企業。
  接下來我們繼續來關註近期全國所發生的有多例疑似接種了深圳康泰生物製品有限公司生產的乙肝疫苗之後,所出現死亡病例的一些後續報道。
  多起新生兒死亡,究竟與疫苗有無關係。
  今天下午國家衛生計生委和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就嬰兒註射疫苗不良反映事件召開了情況通氣會。
  《新聞1+1》今日關註,嬰兒之死疫苗之惑。
  評論員: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在昨天的節目當中,我們觀眾了奪命快遞,通過對律師的採訪,我們也瞭解到第一的責任人應該是違法寄送這種違禁物品的化工廠,但是我說了,有一個巨大的問號也藏在其中,化工廠的負責人信誓旦旦地說,怎麼可能聞一聞就會中毒死亡呢?我可以當眾聞一聞這樣的東西,同時還可以把它塗抹在皮膚當中,是不是在救治等等其他的過程當中存在問題。我想我們在追究責任的過程當中,不能夠放過任何一個隱患,所以今天我們要連線一位專家瞭解一下這樣的有毒物質,是否會通過聞一聞就會導致生命的逝去,我們要連線的是國家安檢總局新危險化學品評估及事故鑒定基礎研究實驗室的主任萬玉方,萬主任你好。
  方平玉:
  你好。
  評論員:
  我們首先非常關心氟乙酸甲酯究竟是不是可以像這起新聞當中是聞一聞,聞了之後導致這種中毒身亡? 
  萬平玉:
  是的,是可以的。氟乙酸甲酯是一種揮發性和侵入性很強的巨毒液體,它主要是用作醫葯中間體原料,可以說吞噬吸入或者皮膚接觸,均可以導致死亡,導致中毒,就是說成年人的話,吸入0.1克就會出現明顯的急性中毒癥狀,那麼吸入一到兩克就可以致人死亡的。
  評論員:
  那一個奇怪的現象,為什麼這個化工廠的人員會信誓旦旦地說,我們經常聞不也都沒事嗎?我可以當著所有人的面去聞一聞它,甚至抹在皮膚當中,您怎麼看待他這種說法?
  萬平玉:
  這有個濃度問題,還有皮膚接觸量的問題,如果在濃度很高的情況下,去呼吸的話,應該說兩三分鐘就可能致死。如果在皮膚上抹的話,如果抹的面積比較大的話,也是可以致死的。
  評論員:
  好,非常感謝您給我們帶來的這種更科學的這種解讀,同時我們要關註在搶救的過程中,長達5個小時,並且要轉醫院,而且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當做是這樣的一種中毒,究竟這個過程當中,是否也存在著我們應該去總結這個一些責任,或者怎麼樣的情況,應該有關部門是細緻地做好這方面的工作。
  接下來,回到我們今天節目所關註的主題,這兩天大家格外地關註新生兒要註射的疫苗,因為有人懷疑是不是疫苗存在問題,接連導致湖南、廣東、四川等多例新生兒在註射新生兒疫苗之後,不幸離開這個世界。
  解說:
  12月17號上午,深圳市南灣醫院,10點31分,一名男嬰出生體重3.15公斤,然而半個多小時後,男嬰的父親看到了令人揪心的一幕。
  電話採訪 男嬰父親:
  11點10分左右,孩子已經是躺在那裡,已經是不動了,這就是我見到孩子的第一眼,他們還在搶救,一邊搶救一邊跟我說孩子肺部出血。
  解說:
  醫院診斷孩子死於肺部出血,然而在孩子去世第二天,一檔廣播節目讓孩子的父親有了新的疑惑。
  男嬰父親:
  18號我聽到的士裡面有一個電臺在播一些,之前湖南出現的那幾例打疫苗有關(的事情),後來我直奔醫院,給我兒子註射疫苗的那個人,我找到他,我說你給我得孩子打了什麼針?他說打的是這個,他把冰箱打開。我一看就是康泰那幾個字。
  解說:
  幾天前,深圳南灣人民醫院副院長何毅平對媒體表示,新生兒出生時,外觀未見異常,情況良好,醫生按診療常規於當天10點35分和10點37分,分別給新生兒肌肉註射了維生素和康泰公司生產的重組乙型肝炎疫苗。
  深圳南灣人民醫院副院長 何毅平:
  大概註射後的三到五分鐘左右,新生兒出現哭聲減弱、臉色變蒼白,一些生命體徵的變化。
  解說:
  當天中午11點45分,搶救無效,患兒臨床死亡。12月20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和國家衛生計生委聯合發出通知,暫停使用深圳康泰生物製品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重組乙型肝炎疫苗。
  男嬰父親:
  為什麼等我孩子已經死掉了,才把康泰公司的疫苗全部封存,當時湖南出現那幾例的時候,為什麼不全部封存。
  解說:
  今天下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和國家衛生計生委,就此召開了新聞通氣會。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化監管司司長 李國慶:
  當時湖南出現三例疑似不良事件,我們經過審慎評估,在12月13日決定,暫時停止和這幾個病例相關的兩個批號的產品的使用,隨後到了20號,同樣是這家企業的產品,又在深圳出現了這樣的異常事件,我們就認為這個風險信號是大大增強了,對深圳康泰公司生產的所有批次疫苗,全部暫停使用。
  解說:
  目前,檢查組已經在廣東和湖南展開調查。
  國家衛生計生委疾病預防控制局免疫規劃處處長 李全東:
  疫苗本身的鑒定過程,可能涉及到相應的指標,所需要的時間大概二十多天,作為這個病例的調查診斷結果,要依靠臨床過程,流行病學調查,還有屍檢結果,其中部分病例,我們瞭解因為他們申請了獨立的司法鑒定機構,有嚴格的程序,大概時間需要四十多天。
  評論員:
  以前我們聽過一句話叫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個。其實用在新生兒的生命健康與疫苗之間,他從某種角度來說確是對的。寧可錯殺這種疫苗,我們先去懷疑他,假如說存在問題,然後去進行封存和停,但是也不能夠讓一個剛來到這個世界的生命離我們而去。其實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在20號的時候,衛計委跟食藥監局就已經使康泰公司的全部批號的疫苗全部停了,這就是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能去影響一個。
  但是這裡還是有兩個疑問存在。第一,我們來看一下數字。其實第一例死亡的情況情況,在衡山的時候,12月6號就發佈了,但是到了13號的時候才報到國家的衛計委。然後到19號的時候,是由於17號出現了深圳這例死亡事件,才所有的批號全停了,是不是晚了一點,因為也有一種說法是這樣的情況,一旦出現了一例就應該立即全停,來保障確保這樣的安全,中國是不是也要用這樣的一種方法。
  第二個,更像是有點烏龍的意思,因為衛計委的和食藥監局的新聞發佈會上說,20號通報當中就已經包含了四川的這一例死亡的這種案例,但是媒體報道四川的這個案例死亡確實在12月23號才發生,這裡就存在是不是媒體報道錯了?另外,難道可能存在著衛計委食藥監局提前就知道23號四川會有新生兒出現問題嗎?顯然不可能。那究竟這裡的烏龍是出在哪?另外還有一種可能,難道四川不是一例是兩例嗎?這個也需要解釋。
  今天下午,廣東方面召開了新聞發佈會,我們馬上連線一下參加新聞發佈會的本臺記者吳思雅。吳思雅你好。
  吳思雅:
  你好。
  評論員:
  有一個問題是我們非常關註的,其實國家衛計委和食藥監局在20號的時候,就把康泰公司所有批號的疫苗停了到,為什麼廣東方面22號才對外公佈了那四個疑似的死亡病例?
  吳思雅:
  在今天的通報會上面,我們也提出了這樣的疑問。廣東省疾控中心和廣東省衛計委給我們答覆是這樣的。他主要是出於兩個方面的考慮,第一個就是在22號公佈的這四例裡面,已經有一例中山的病例已經是排除了是因為疫苗產生的異常反應映所造成的死亡,是因為嬰兒的重度肺炎造成死亡的。另外那三例到目前為止,也是包括深圳這一例在裡面,這三例到目前為止,仍然是處於排查的階段,還不能對它進行一個定性,這樣的話就沒有對它進行一個通報,為什麼會在22號公佈呢?那是因為他們就覺得在最近大家市民,非常的關註疫苗的這個事情,所以的話,他們就覺得為了避免這個造成市民的再度恐慌,他們就主動把另外三例也通報出來了。
  評論員:
  好,非常感謝你帶給我們的介紹。但是並不能消除很多人的疑問,怕大家恐慌,其實消息越向後推,越可能導致恐慌。想想看,在20號的時候,國家衛計委跟食藥監局就已經停了康泰所有批號的這種疫苗,而廣東是出現了這樣的死亡病例之後, 22號才進行公佈,這裡有值得我們反思的地方,可以去向公眾進行這樣的解釋,但是能不能說服人們,其實我們是要打一個問號的。希望能夠未來吸取這樣的一個怎麼說呢,不能當成教訓,起碼要去思考這方面的問題。
  接下來,我們就要關註這家公司和它所生產的疫苗。
  解說:
  12月13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暫停康泰公司兩批次疫苗的使用。同一天,深圳市藥品監督管理局進入康泰公司開始調查,12月20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國家衛生計生委聯合發出通知,暫停使用康泰公司生產的全部批次重組乙型肝炎疫苗產品。12月21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調查小組進入康泰公司進行全面調查,20天內三個省份多個死亡案例,政府部門的調查正在加緊進行,而輿論的註意力也幾乎都集中在了疫苗生產商,深圳康泰生物製品股份有限公司。
  保安:
  現在這裡不方便接受採訪。
  記者:
  你們負責人可以幫我聯繫到嗎?
  保安:
  這裡不方便接受採訪。
  記者:
  負責人現在怎麼說呢?
  保安:
  現在不方便接受採訪。
  記者:
  那負責人說什麼時候方便呢?
  保安:
  這個我們不知道。
  記者:
  負責人說現在不接受採訪?
  保安:
  對。
  記者:
  見個面也不行?
  保安: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也沒說,反正就是說,現在的話謝絕採訪。
  記者:
  那麼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可以?
  保安:
  那我們不知道。我們只能說接到了通知可以了就可以。
  記者:
  會通過什麼渠道通知我們呢?
  保安:
  在官網上面有的。
  解說:
  昨天深圳市藥品監督管理局首先公佈了對涉事兩個批號的乙肝疫苗進行異常毒性檢查的試驗結果。
  深圳市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安全監管處處長 王利峰:
  從企業提交給我們的報告看,兩個異常毒性的檢測是正常的。
  解說:
  但是這樣的檢查結果仍無法打消公眾疑慮,乙肝疫苗年生產能力超過一億支,產品覆蓋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投產近20年,累計銷售2億多人份,市場占有率達50%以上,擁有傲人業績的康泰公司還需要接受來自方方面面的審查。
  今天下午在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舉行的媒體通氣會上,疫苗的流向已經有了結果。
  聲音來源 本臺記者 牟媞媞:
  相關負責人也在會上介紹,目前我國所有乙肝疫苗已經全部登錄在相關信息網站上,可以實時監測到。那麼(康泰乙肝疫苗)的流向已經到達了我國27個省市區,涉及到廣東600多萬支,涉及到湖南300多萬支,涉及到其他省份的,馬上也會向公眾公佈。
  評論員:
  不管是這家企業還是我們看到這種相關的資料,在顯示一個新詞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就叫偶合症,並不一定是疫苗本身有問題所帶來的,而是存在一種偶然合併在一起的概念,而且強調的是國際國內都是如此。這是一個非常新的詞彙,我們馬上要採訪一位專家,是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中心主任醫師王華慶,王主任您好。
  王華慶:
  您好。
  評論員:
  首先我想所有的公眾在這個時候都會關心這樣一個問題,偶合性,註射疫苗之後偶爾性所帶來的死亡跟疫苗有問題,他們的區別是什麼?
  王華慶:
  一般是接種疫苗之後出現疾病,如果懷疑到疫苗的時候,我們認定是疑似預防接種異常反映,通過我們系統進行報告,報告之後,當地縣疾控部門,或者市疾控部門,或者省疾控部門就會組織專家到現場進行調查。調查之後根據收集的相關資料,有臨床醫生,還有流行病學醫生,還有疫苗方面的專業人員,組成一個專家組,對這些資料進行分析。分析之後,對疑似預防接種反應就會得出來一個診斷,這裡面可能就是懷疑他的一個方面就是說,是異常反應。另外也有可能會是剛纔你提到的偶合症,還有可能就是說,因為接種規範,沒有按照規範去做的,出現的一個接種事故,還有有可能因為疫苗質量的問題,引起的一個疫苗質量事故,還有一些心因反映,一開始我們去調查的時候,可能是一個懷疑比較多。
  評論員:
  不能帶著一個結論,就說上來就先說是偶合性。剛纔您說的幾種可能都存在,那在您研究的這種過程當中,去發現疫苗本身存在問題的這種概率,在過去發生的相關歷史當中它的比例有多高?
  王華慶:
  我是想關於疫苗問題,怎麼來看待這個事情。現在我們這個監測系統也對所有的醫務人員,還有監測人員都有要求,就是發現這個疑似的情況都要進行報告。
  評論員:
  就是現在也不能輕易得出這個結論是吧?
  王華慶:
  對對對。它需要一個專家組,需要現場的調查和結合整個臨床的資料以及接種過程中,包括接種醫生是不是規範、有沒有資質,是不是冷鏈條件下運輸等等,相關的因素做出最後的一個判斷。那麼是異常反應,那麼也要有相關依據,一般我們根據這幾個原則來確定。
  評論員:
  王主任由於用的是非常專業的術語,可能電視機前的觀眾會非常著急,到底是有沒有問題啊?您給個痛快話,但是從醫學的角度來說,您從過去的案例去分析的話,疫苗出問題的概率會存在多少?
  王華慶:
  疫苗出問題的概率,我想可能是不是指的疫苗質量的問題。
  評論員:
  對。
  王華慶:
  目前我們國家從1978年實施計劃免疫以後,到目前我們在應用的監測過程中,還沒有發現疫苗質量帶來的損害的一個情況。
  評論員:
  好,王主任,其實非常等待的是您的這句話這樣的結論。這樣的話我們繼續來關註如何讓疫苗變得更安全,而不是讓人有疑問的疫苗。
  解說:
  多起疑似新生兒註射疫苗後死亡的案例,不僅讓疫苗生產商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更讓公眾對疫苗本身也產生了懷疑。
  在南昌市西湖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如今來給新生兒接種乙肝疫苗的家長比平時少了一大半。
  南昌市西湖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員:
  我們以前打的人真是蠻多的,你看這麼多人打,現在打針的人少了。
  記者:
  以前一天大概多少個?
  工作人員:
  一天有十多二十個。
  記者:
  主要什麼原因呢?
  工作人員:
  主要就是深圳康泰的藥,現在家長都不打了。
  解說:
  公眾的不安和顧慮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對於停用疫苗後所帶來的隱患,也有人提出了擔憂。
  南昌市西湖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 楊莉莉:
  因為我們都知道,乙肝有一個母嬰傳播(途徑),那麼在孩子出生以後24小時之內,還是要及時接種乙肝疫苗,才能進行一個快速地阻斷,(這次事件)最主要還是影響到了需要接種乙肝(疫苗)的新生兒。
  解說:
  目前新一批的乙肝疫苗已經陸續分發到江西省11個地級市的有合法資質的疾控中心和醫療機構,暫時填補了康泰乙肝疫苗被叫停後,突然出現的巨大空缺。但儘管如此,在調查結果未公佈之前,各種猜測和懷疑,會不會讓疫苗接種陷入十分尷尬的境地呢?
  市民:
  我現在有猶豫,現在每一針我都會看下,仔細考慮,跟我老公一起考慮一下,跟家人商量要不要給他打,還有我要到網上查一下到底這個針有什麼,比如說副作用,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如果不需要打的話,就不要打了。
  解說:
  疫苗接種可能會帶來什麼影響?我們來看看中國疾控中心疑似預防接種異常反映監測系統的數據,在2001年該監測系統已經覆蓋全國85%以上的縣,而該年收到的疑似異常反映報告超過了75000例,其中死亡病例有105例,屬於預防接種異常反應的為17例。我們再來看看各地的一些案例,廣東省疾控中心曾收集了2009到2011年廣東省發生的28例疑似預防接種後,嬰兒死亡的案例,其中有9例接種了乙肝疫苗,但證明死因均與接種疫苗無關。在2007年前後的上海,也曾報告了3例疑似接種乙肝疫苗後的死亡病例,這三起死亡案例,最後證明一例與接種疫苗有關,屬於異常反應,另外兩例均屬偶合症,與疫苗質量無關。
  評論員:
  還是要馬上連線一下王主任,王主任,在這件事情有了之後,可能很多人會產生一種懷疑,我先不給我的孩子來註射這種疫苗了。那麼這個您怎麼看待這個選擇,它的危險又是什麼?
  王華慶:
  因為乙肝是一個比較嚴重的疾病,它的傳播途徑主要是母嬰傳播、經血傳播和性傳播,而在我們國家母嬰傳播是這個疾病的主要途徑,而且現在感染了乙肝病毒越早的話,這個發生慢性乙肝的比例也就越多。新生兒時期更容易發展成慢性乙肝。我們有研究顯示,如果母親是乙肝陽性,生的嬰兒在24小時內接種的話,4%沒有阻斷,但是如果超過了24小時的話,那麼可能有20%沒有阻斷。所以這樣的情況下,越早接種效果會越好。
  評論員:
  好,非常感謝您帶給我們的解讀,其實這裡也存在著風險,但是需要相關的人把責任儘早地查明白。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StarLight

qzvnvsykg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